16.3亿元抄底长安PSA,宝能认真造车还是想低价拿地?

国际新闻 阅读(1161)

长安汽车放弃了“负担”:从宣布出售意向到最终签署协议,长安汽车仅用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就出售了其在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所有股份。虽然不能说长安PSA是一个负担,但长安汽车在所有权变更后确实从资本市场得到了快速而积极的反馈。公告发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长安汽车以10.32元的价格开盘。比上一交易日上涨8.89%。市场分析是指长安PSA的销售,这有利于长安汽车的长期发展。

和DS也从交易中得到喘息的机会。根据长安汽车发布的财务报告,长安PSA 2019年9月仅售出2000辆汽车,累计亏损22.32亿元,而长安PSA净资产为-5.19亿元,资不抵债。当时,有四个问题是关于“直资退出中国”。尽管所有这些都被否认,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两个股东都对目前的形势不满意,他们改变现状的意愿非常迫切。宝能汽车接手后,标致雪铁龙将继续在中国以轻资产的形式生产和销售直驱汽车,这与保时捷类似。DS将继续以“合同制造”的形式发展,在原长安PSA深圳工厂引进一些车型,这也符合PSA反复强调“DS品牌将继续留在中国并大力发展”的战略意图。对于标致雪铁龙来说,宝能的底部发现确实是“及时雨”。

宝能打算拿走土地?

如上所述,自2017年宝能汽车上任以来,宝能汽车的发展一直不尽如人意。然而,自2018年以来,中国汽车业一直萎靡不振。姚振华此时自下而上打造长安公益广告的意图是什么?

用原车板块创造“协同效应”VS“征地理论”是市场最热衷讨论的两种观点,也是夏格认为这笔交易最有趣的地方。

2017年,新成立的宝能汽车以65亿元人民币购买了广州51%的股权,第一年全年销量达到6.2万辆,同比增长322.36%。然而,销量的飙升并不是在私人市场,而是由深圳前海连云港汽车租赁公司(宝能与连云港关系密切,双方高管都在交叉岗位工作)以低价从广州购买15,000辆汽车进行共享出行造成的。到目前为止,市场仍对宝能涉嫌“左手倒右手”和制造商低价直销扰乱市场价格存有疑虑。然而,在过去的2019年,广州汽车前11个月的累计销量仅为20,500辆,同比下降67.13%。到目前为止,政府还没有对销售量的急剧下降做出任何解释。

不可否认,无论观致与联通云的收购协议是否继续生效,宝能高管对观致的发展并不满意。最初每年在广州投资100亿元用于新车研发的承诺尚未兑现。据估计,2022年向市场推出26辆新车的计划可能会失败。

因此,一些专家指出长安PSA的自下而上只是给宝能制造汽车带来一个转折点。在市场低迷时期,宝能以16.3亿元购买了一半股权,这不仅是负担得起的,还可以通过借用合资公司的品牌名称来提升宝能的品牌形象。此外,宝能不需要接手DS品牌的烫手山芋。宝能真正关心的不是长安PSA的工厂和生产能力,而是从其在深圳的制造和研究基地多年积累的研发、技术、人才和资源,尤其是长安PSA成熟的生产线,能够给深圳的宝能汽车带来很好的协同效应,这是江苏常熟的观察所无法给出的。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PSA集团与宝能签约的细节尚未披露,包括金额、时间和更详细的计划。两党都打算保持低调。这也导致了市场投机。也许这两家公司之间还有其他合作?

更重要的是,宝能有先例,自从他进入广州已经两年多没有开过车了。现在他为了圈地的目的买了长安PSA的一半?一些媒体总结了这一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