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军遗憾了结的那一天,华谊兄弟距离迪士尼还很遥远

国内新闻 阅读(590)

在中国,每一个涉足娱乐文化产业并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都有一个“迪士尼梦”。他们想向迪士尼学习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是迪士尼的商业模式已经将内容产业变成了一个“印钞机”。成长企业市场公司华谊兄弟就是其中一家拥有“迪士尼情结”的公司。

自从华谊兄弟董事长王钟君在2009年提出“去电影化”的想法后,华谊兄弟采取了果断的行动,继续专注于大型娱乐文化产业的布局。一方面,华谊兄弟围绕影视产业进行了整个产业链布局;另一方面,通过投资,它已经涉足游戏等领域。王钟君坦率地说:“华谊兄弟不是华谊兄弟,除非他们拍电影,但是华谊兄弟只能拍电影,不是华谊兄弟,所以不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

这句话可能被视为王钟君目前对华谊兄弟布局的一个脚注。拍电影,对电影大惊小怪,围绕电影知识产权建立迪斯尼式的商业模式,华谊兄弟在下一轮将有一场大赛。然而,这只是象棋游戏的开始。

1

从小热爱绘画的王钟君偶然进入了影视行业。1998年,经营华谊广告公司的王钟君遇到了他以前广告公司的一位同事。这位在电视剧圈工作的同事告诉王钟君如何通过制作电视剧赚钱,所以王钟君有些感动。

不久,王钟君投资拍摄了他的第一部电视剧《心理诊所》。虽然他没有拍摄电视的经验,但他利用了广告公司的促销活动。出人意料的是,这部电视剧的投资回报率超过了90%。尝过影视投资的好处后,王钟君已经失控,投身影视圈。此后,华谊兄弟通过与冯小刚等知名导演和知名演员的合作,制作了一批知名影视作品,并在2009年成功登陆创业板后成为“中国娱乐的第一份额”。

目前,华谊兄弟已经形成了三大业务领域:电影娱乐、品牌授权和现场娱乐、网络娱乐。其中,影视娱乐部门:主要包括影视剧的制作、发行和衍生业务;艺术家经纪及相关服务;电影投资、管理、经营等业务;电影票在线业务和数字放映设备销售业务等。

品牌授权与真实娱乐板块:依托“华谊兄弟”的品牌价值和丰富的影视作品版权储备,选择核心位置,结合本土特色文化,打造覆盖全国各大城市的真实影视旅游项目。互联网娱乐:主要包括新媒体、网络游戏、粉丝经济、虚拟现实技术和娱乐应用等互联网相关产品。

此外,为了缓解主营业务波动的风险,华谊兄弟还开设了“工业投资和与工业相关的股权投资”一节。对于这一领域,华谊兄弟表示,主要关注公司的三大发展战略,以主营业务相关和联动空间为核心原则,投资培育优秀企业,完善华谊兄弟的主营业务矩阵,不断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平滑主营业务业绩波动风险。

3月26日,华谊兄弟发布了2017年度报告。对其年报的分析显示,虽然影视娱乐行业占营业收入的比重相对较高,但仍是三大业务部门之外的投资业务能够为华谊兄弟带来利润。

2017年,华谊兄弟实现营业收入39.46亿元,同比增长12.64%。其中,影视娱乐行业收入达到33.74亿元,占总收入的85.5%。品牌授权和现场娱乐的收入仅为2.58亿元,而网络娱乐的收入为3.07亿元。

2017年,华谊兄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28亿元,而华谊兄弟包括出售韩隐科技在内的非经常性损益达到6.97亿元。这意味着华谊兄弟做出了贡献

2015年,华谊兄弟的非经常性损益达到5.04亿元,其中1.85亿元来自出售棕榈科部分股份,1.71亿元来自登陆证券交易所的非凡网络。2016年,华谊兄弟的非经常性损益为8.48亿元,目前棕榈科技的投资回报率为10.16亿元。

2016年12月21日,华谊兄弟以每股68.53元的价格认购了英雄娱乐公司2772.19万股,持股比例为20%,认购金额为19亿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对于华谊兄弟来说,似乎仍然很难确定英雄的相互娱乐能否复制帅哥科技和韩隐科技的投资神话。毕竟,为共同娱乐订阅英雄的成本达到了19亿元,而华谊兄弟收购其22%股份的成本只有1.49亿元。

2

事实上,华谊兄弟刚进入影视圈的时候,投资并不顺利。从1998年到1999年,王钟君分别在江文的《鬼子来了》、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和黄健中的《我的1919》上投资了100多万美元、200万美元和600万美元。然而,在这三部作品中,《鬼子来了》没有通过审查,被禁止上映,而《荆轲刺秦王》和《我的1919》票房惨淡。

直到我们遇到冯小刚,华谊兄弟才推出一系列具有票房吸引力的电影,如《甲方乙方》、《大腕》、《天下无贼》、《夜宴》、《集结号》等。他们计划翻身,同时达到冯小刚在国际电影业的地位。这也使得华谊兄弟的表演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冯小刚的电影。

华谊兄弟2009年上市时,其招股说明书明确表示,“由于公司目前业务规模有限,少数签约生产商和董事对公司业绩做出了相对较高的贡献。例如,在电影行业,冯小刚工作室在报告期内制作了《非诚勿扰》和《芳华》两部电影。这两部电影累计实现票房收入1.亿元,占报告期内发行人电影业务收入的40%,总营业收入的18%。公司对冯小刚的团队有一定的依赖。”

为了进一步与冯小刚联系,华谊兄弟于2015年11月以10.5亿元收购了冯小刚和制片人陆国强共同持有的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70%的股份。冯小刚持有70%中的69%。结果,冯小刚也进了7.25亿元。

在华谊兄弟与冯小刚的博弈协议中,双方同意东阳美拉将在2016年为华谊兄弟带来不少于1亿元的税后净利润,在接下来的四年中,东阳美拉贡献的税后净利润每年增加15%。如果冯小刚不能履行他的履约承诺,他必须自费弥补。

根据博彩协议,东阳美拉2017年的净利润约为1.15亿元,而华谊兄弟扣除非洲后的净利润仅为1.3亿元左右。华谊兄弟对冯小刚的依赖显而易见。

去年12月,冯小刚的电影《芳华》在中国上映。到2017年底,其票房将达到12亿元左右。最终,票房收入达到14.22亿元。华谊兄弟在4月2日的网上解释会上透露,由于上映时间表的特殊性,《前任3:再见前任》和另一部票房好的电影的大部分票房收入将纳入2018年。

所以,显然冯小刚的贡献在华谊兄弟2018年的净利润中不容忽视。

3

分析华谊兄弟的三大业务部门,我们可以发现其核心驱动特性是明显的内容。根据华谊兄弟(Huayi Brothers)在财务报告中的陈述,“以内容创新为核心驱动力,影视作品离线衍生为品牌授权和电影公社、电影世界等现实娱乐产品。并与以网络游戏和粉丝社区为代表的互联网娱乐部门相联系。这三个部门是互利和相互促进的。”

王钟君曾多次表示,娱乐公司最大的价值是创造大知识产权、超级知识产权,甚至全球超级知识产权。在理解和实施超级知识产权战略方面,迪士尼公司

从迪士尼的经验不难看出,超级知识产权是一种具有超长生命力和商业价值的内容。超级知识产权(Super IP)必须能够超越文化、地域和时代,抓住与人性密切相关的元素,传达极其普遍的价值观,从而达到最大的受众覆盖面。这意味着在区域层面上,超级知识产权可以最大限度地以价值为锚来吸引更多的受众。在时间维度上,超级知识产权(Super IP)必须具有持续的生命力,以便为衍生产品和主题公园等后续离线项目吸引更多的乘客。

虽然华谊兄弟制作了一系列票房和口碑很好的作品,但这些影视作品在时空跨度上有多大的生命价值显然是有争议的。这也意味着还不清楚基于这些作品的离线项目将继续吸引多少空间和时间。华谊兄弟2017年财务报告显示,品牌授权和现实生活娱乐实现收入2.58亿元,仅占收入的6.56%,收入仅比2016年增长0.61%。

王钟君曾在谈到现实生活娱乐时说:“我们将来可能比迪士尼更富有,因为美国没有太多的再生产空间,他的旅游基础也没有中国大。”此外,王钟君还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迪士尼已经有100年的历史,手头有这么多强大的知识产权。不要低估一部电影。事实上,许多中国公司,也就是所谓的文化上市公司,无法以其盈利能力拍电影.我唯一的遗憾是我还没有成为世界级的制片人。我想我仍然是一名中国制片人”。

王钟君后悔关门的那一天可能是华谊兄弟的商业模式更接近迪士尼的那一天。然而,目前华谊兄弟离迪士尼还很远,迪士尼的市值为1000亿美元,利润为100亿美元。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