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倒下,映客、虎牙上市,直播平台终局初现?

国内新闻 阅读(1289)

最近,熊猫生存破产的消息引发了很多讨论。由王思聪创立,由360、瑞金等着名机构投资的熊猫生活(Panda Live)最终得出这样的结果,令人感叹。

熊猫直播的衰落反映了直播行业的“冬天”。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只有几个平台最终出现。除了已经上市的英科和YY的直播,以及积极寻求上市的斗鱼的直播外,其他平台的新闻甚至逐渐减少,投资的新闻也被推迟。

IT Orange数据显示,从2019年到2月,只有专注于企业家直播的新媒体品牌《大佬微直播》在首轮融资中获得数百万元。

回顾直播行业的历程,我们可以看到两个明显的阶段:从2013年到2016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直播平台将迎来一个“黄金时代”;从2016年至今,在综合效应下,直播平台进入了“洗牌期”。

2013-2019

Live“黄金时代”和“40岁时代”

在个人电脑时代,直播节目是直播平台的“主角”,直播游戏只出现在2008年左右。2013年前后,随着4G的普及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智能终端的普及给了直播更多的空间。这时,一批高质量的直播平台诞生了,如斗鱼、迎客和花椒。

同时,2013年YY上市意味着直播的商业模式已经可以运行33,354次。当时YY的招股说明书显示,YY 2012年上半年净利润为2080万元,29%的收入来自直播。

YY的成功吸引了更多投资者对直播领域的关注。据IT orange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9年3月,直播领域共发生148起投资事件,交易金额70.3亿元。

其中,2015 -2016年是投资高峰期,共发生80多起投资事件,交易金额超过25亿元。

尤其是在2016年,投资事件的数量和投资额都很高。一方面,由于总部平台经常提供大额融资,2016年该领域的融资总额有所增加;另一方面,2015 -2016年也是直播平台启动的高峰期。例如,综合直播平台很受欢迎,专注海外市场的直播服务提供商Live.me和其他类型的直播平台相继出现,给投资者提供了充分的选择。随着资本的不断进入,现场直播领域出现了疯狂的投资场景。

2016年后,受“资本冬天”影响,风险投资领域的投资事件总数持续下降。外部环境的变化也对直播部门产生了影响,导致该部门的投资活动逐年减少。

IT Orange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2月,直播领域共发生96起投资事件,其中29起发生在2017年,比2016年下降44%。

这一趋势在2018年继续,投资活动数量继续“减半”,只有14项投资活动。

自2019年以来,这片土地一直遭受“极度寒冷”。截至2019年2月,只有一次投资活动,即《大佬微直播》轮融资。

与投资事件数量的持续下降相反,单一融资的平均金额持续上升。信息技术橙色数据显示,2016年,直播行业共获得投资22.29亿元,平均单笔融资金额约为3000万元。2018年,该领域共投资13.94亿元,平均单笔融资近1亿元。

这一趋势的出现是由于头部平台的“黄金吸收能力”。2016年前后,虎牙直播、斗鱼直播、嘉宾直播等单笔融资金额超过2亿元。更多资金流向直播领域的主平台。

虽然直播平台的负责人在资金方面得到了资本的支持,但外界不断质疑直播行业的“烧钱”模式。

2016年,《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网络直播靠网红主播吸睛烧钱能活多久?》,sa

高合同价格是许多直播平台费用的主要部分之一。根据盈科直播的首次公开募股招股说明书,2017年盈科主播及主播机构的费用占盈科总费用的56%以上,达到22.13亿元。

这一现象很快引起了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其他相关部门的注意。2016年底,国家将惩罚现场直播的混乱。2016年11月,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宣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对直播平台资质、主持人实名、内容审查等做出了详细规定。根据规定,直播平台必须同时具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和《网络文化运营许可证》。

2017年4月2日,由于低俗信息的传播,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关闭了18个直播应用。

在市场竞争和国家监管的影响下,“马太效应”开始出现在直播领域。首平台在获取锚资源和流量方面具有优势,并获得了更多的资金。小型平台或战斗力不足的平台正在逐渐减少,行业并购开始出现。

截至2019年2月,直播领域有超过5起收购和1起合并。

在并购方面,值得注意的是新浪微博中加入了直播。2018年10月13日,直播正式结束了与微博多年的战略合作,直播服务正式纳入微博。这两个小组保持独立运作,今后将继续深化合作。这也成为另一家选择团体取暖的直播公司。

2018年6月27日,宋城演艺宣布,利用花椒直播运营商的密集环境和风力,对价值34亿元的6栋房屋进行重组,组建价值不低于85亿元的新公司。重组后,六家公司不再合并,宋成的表演艺术公司出售了10%的股份。此外,为了优化股权结构,宋成演艺还计划转让6套房子的部分股份。

六间房的合并和花椒的现场直播意味着2018年该行业的集中度在增加,寡头正在崛起。然而,2018年电视直播和虎牙电视直播的上市证明了这一说法。

2018年7月12日,盈科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股票代码为“03700”,开盘价为4.32港元,较发行价3.85港元上涨12.2%。以开盘价计算,盈科的市值为87.1亿港元(约合11亿美元)。

2018年5月11日,虎牙直播正式宣布上市。该公司的股票交易代码是“HUYA”。承销商包括瑞士信贷、高盛和瑞银等投资巨头。发行价格范围将在10美元至12美元之间,有1500万份美国存托凭证。

此外,游戏直播平台宇都直播正在积极寻求上市。2月12日,路透社子公司IFR报道,直播游戏平台斗鱼(Douyu)最终申请在美国上市。该公司计划筹资约5亿美元,预计最早将在第二季度上市。

2019,直播结束。

随着熊猫直播的“关闭”,直播行业的洗牌可以看到已经逐渐结束。总部平台积极寻求在纳斯达克或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熊猫生活”等腰部平台逐渐衰落。尾部平台长期以来一直被“超车”或关闭或改造而落在后面。

因为“交通”,也因为“交通”的失败,曾经的“霸权”直播行业已经逐渐进入“江湖尽头”。

一方面源于直播平台本身商业模式的缺陷,过于依赖“回报”收入,盈利模式单一;另一方面,由于行业内的“恶性竞争”,主机价值“不断上升”,平台运营成本不断上升。

此外,外部环境的变化也是影响直播平台“衰落”的因素。

在监管方面,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等部门发布的文件进一步规范了直播平台。一方面,他们测试了平台的管理能力,另一方面

到目前为止,直播行业的大改组可能即将结束。如果我们过于依赖“交通”直播平台,还会有新的活力吗?在“首都”日益寒冷的“冬天”,直播平台能否持续?也许时间能告诉我们答案,并希望他们有一个“美丽”的结局。

[资料来源:信息技术橙色作者:雪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