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铜陵非瘟溯源,污染源或来自屠宰场

热点专题 阅读(1751)

非洲猪瘟爆发源安徽省铜陵市,污染源可能来自屠宰场

摘要:

2018年9月,安徽省铜陵市某猪场爆发非洲猪瘟。为查明疫情可能的来源和传播范围,进而提出针对性的防控建议,对猪场的饲养管理、猪群发病状况及相关流行病学相关场所进行了现场调查。调查发现,暴发可能是由喂食泔水引起的。因此,建议辖区内生猪屠宰场暂时关闭并彻底消毒。停止在疫情相关地区运输生猪及其产品;监测受威胁地区的养猪场,确保生物安全保护;停止喂泔水;做好餐厨垃圾的无害化处理。

非洲猪瘟是由非洲猪瘟病毒引起的猪的急性、热、高接触性传染病,被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列为应报告的动物疾病,也是中国的一类动物疾病。2018年8月3日,中国报告了非洲猪瘟的首次爆发。2018年9月8日下午,安徽省铜陵市的一个养猪场打电话报告一例生猪异常死亡。当地镇、区、市和省畜牧兽医部门立即逐级核实疫情。同时,他们立即进行了初步流行病学调查、临床症状和病理解剖观察,初步诊断为临床疑似非洲猪瘟疫情,并逐步上报疫情。9月10日晚,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确认非洲猪瘟病毒呈阳性。9月12日,农业和农村事务部派出一个工作组对这一流行病进行了回顾性调查。

01。调查内容和方法

1。病例定义

(1)可疑病例自2018年8月15日起,尸检时同时出现抑郁或进食量减少、高热、呕吐或运动障碍症状、或脾脏异常增大和脆性、或脾脏出血性梗死、下颌骨淋巴结出血和腹部淋巴结出血性病变的猪。

(2)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外来动物疾病研究中心确认确诊病例为非洲猪瘟病毒核酸阳性猪。

2。调查范围“调查范围包括阳性点及其周围的养猪户,以及与阳性点流行相关的养猪场、屠宰场、饲料厂、餐饮机构、生猪交易市场和农贸市场。

3。实地调查

(1)利用当地卫星地图标记养猪场位置的数据收集;查阅农民的生产记录,保存屠宰记录,了解生猪饲养管理、发病率和死亡率等。从当地动物卫生监督机构获取生猪无害化处理、生猪保险理赔、生猪及产品配置等记录2协调林业部门提供相关野猪分布情况。

(2)利用卫星地图了解疫区周围的区域环境,特别是疫区和受威胁地区养猪场(户)的分布情况,对阳性站点进行现场调查和访谈。重点采用问卷调查和访谈的方式,与相关人员核实疾病现场的饲养管理、疾病情况(包括过去)等信息;寻找第一个病例,集中精力了解第一个病例前20天的情况。绘制正场点的布局,并标记关联列和关联顺序。与当地兽医主管部门、动物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动物卫生监督机构、乡镇兽医站相关人员以及村级防疫员、专业农协负责人、屠宰场负责人、动物检疫员等进行讨论或访谈。了解进出市场的生猪数量、主要流行病、疫苗使用等情况。在疫区和受威胁地区,搜索相关病例,了解相关信息,如生猪贩运经纪人、生猪交易市场、屠宰场等。

4。样本采集

阳性场点和流行病学相关为阳性的场点的群体采样

农场位于铜陵市易安区顺安镇东龙村(东经117.,北纬30.982 212)。大门朝西。门口有一条乡道,距离S320省道2.6公里。农田位于北部和东部。在南边的栅栏外面有一个养鸡场,附近没有野猪。养猪场于2016年上半年竣工,年底将开始购买猪进行育肥。2017年4月购买了15头母猪,2017年7月至8月购买了1头公猪开始自我繁殖。发病前,该农场有219头生猪,包括21头小猪和198头育肥猪。在育肥猪中,除了超过10头体重约为170公斤的猪外,其余的都约为60公斤。

2。饲养管理

该农场生物安全保护意识不强,猪场门口没有消毒池;现场未按照管理区域、生产区域和隔离区域布置,车辆和人员进入生产区域未采取清洁消毒措施的。外国兽医、饲料销售人员、生猪贩运人员等外国人员可以直接进入养猪场生产区,生猪转移后可以不隔离直接混合。现场未进行定期消毒,仅使用碘制剂进行不定期消毒,现场道路上未设置干净、肮脏的道路。

养猪场分为两个围栏。猪圈1是一个育肥猪圈,有26个摊位(图2)。小猪和育肥猪圈相交,同一个猪舍里的猪大小基本相同。地板风扇安装在空的第17列和第18列。猪舍2是一个母猪舍。第1至15档有15头母猪。所有这些都在7月底售出。调查是在一个空隔间里进行的。

3。临床和尸检症状

病猪采食量下降,体温上升至41.5℃,然后病猪耳后出现出血点(图3-A),腹泻伴有血、鼻和口出血。第一例死亡病例发生后,疾病迅速发展,一天内共有16头猪死亡。尸检显示脾肿大约5次(图3-B)、肝肿大、充血和淋巴结增大(图3-C)、小肠表面出血点(图3-D)、胆囊增大和充盈,这些与陈长海等人报告的病理变化一致。

4。疫病发生过程

该农场生产记录不完整。根据主人的记忆,9月4日,育肥猪舍19号栏的12头猪中有一些出现厌食症,9月5日增加到10头。9月6日,第20和22档的一些猪相继生病。9月7日,19-26档的猪都生病了。截至9月8日,63头猪被感染,其中16头死亡。下午,农场主人向当地兽医部门报告了疫情。9月9日,又发生了一起新病例,其中7人死亡。截至9月9日,猪场发病率在28.8%以上,死亡率为11.9%,死亡率为36.5%,感染猪体重约60公斤。9月10日晚,中国动物卫生和流行病学中心确认非洲猪瘟呈阳性。9月11日,疫区的1760头猪全部被宰杀,并通过将其深埋在附近进行无害化处理。流行病曲线如图4所示。

5。流行病学调查

疫情流行曲线确定后,推测该领域非洲猪瘟病毒接触传播的窗口期可能为8月15日至8月31日,因此重点是调查在此期间可能导致病毒传播的接触行为。

(1)动物或动物产品的流动

2017年8月,农场开始自己繁殖。自己饲养的小猪没有卖完,而是在育肥后出售。2018年2月,从当时仔猪价格较低的邻近县购买了60头仔猪,直接混合育肥。从那以后,就没有混合购买的猪了。2018年5月至7月,农场主人故意退休,卖掉了一头野猪和15头母猪。农场主人说,最新一批10头猪在2018年7月底售出。根据病例调查,疫区和受威胁区在过去一个月内没有猪的发生和死亡,牲畜之间没有直接接触,附近农场也没有野猪及其产品的接触或流入。o

现场调查发现,饲料仓库内有一辆改装的带升降功能的小型货车、一个废弃的炉灶、一台饲料搅拌机和11个金属泔水桶。经过反复询问,主人承认他一直在用未经处理的泔水喂猪。2018年7月之前喂的眼泪来自上海和江苏,而7月1日之后喂的泔水来自当地餐馆和工厂食堂。店主说,截至9月8日疫情报告时,每天都要喂泔水,三批泔水从东到西进入育肥房。其中,东部仔猪用农场自制饲料喂养,饲料由玉米、豆粕、麦饭桶和预混料组成,并加入少量泔水,用手推自卸车装饲料。中西部的大型猪主要用泔水喂养,泔水装在定制的金属材料制成的开口立方体容器中。一般来说,一次供应2桶泔水(第二桶泔水通常从第19栏供应)。

(4)泔水相关信息

调查小组根据19、26档猪的发病情况和危险因素分析,认为8月15日至31日喂入的眼泪具有较高的危险,并进行进一步的流行病学调查。

泔水来源:根据业主声明,从2018年7月1日起,泔水将在当地相对固定的4家小餐馆和2家工厂职工食堂收集。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外来动物疾病研究中心对六种泔水来源进行了现场调查,对餐馆和食堂管理人员进行了访谈,并从垃圾桶中收集了浴桶拭子、肉类样品和疑似猪内脏,所有结果均为非洲猪瘟病毒核酸阴性。

相关蔬菜市场:根据餐馆和食堂负责人提供的猪肉采购地点,走访了五个与流行病学有关的猪肉零售市场。肉屑、血迹、角落、肉箱或砧板拭子都是从猪肉摊上收集的。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外国动物疾病研究中心对结果进行了检测,所有结果均为非洲猪瘟病毒核酸阴性。

相关屠宰场:当地猪肉零售市场的猪肉来源于本市的一家屠宰企业。疫情确诊后,易安当地政府根据规定暂时关闭并消毒了当地屠宰场。调查组收集了环境拭子样本,包括土壤、地下沟渠中的污水、屠宰场等。由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外国动物疾病研究中心测试。结果表明,屠宰场污水样品中非洲猪瘟病毒核酸呈阳性。

6。屠宰场动物源的可追溯性和跟踪

调查组从安徽省动物卫生监督所获得了2018年1月1日至9月4日进出铜陵市的所有生猪和产品的记录。调查发现,河南、江苏、辽宁等14个省的头生猪中有464批进入屠宰阶段,江苏、河南、辽宁等6个省的85批183.6吨猪肉及其制品进入市场阶段。1月1日至9月4日转移至铜陵的生猪来源分布及批次比例见图5。

图5 2018年1月1日至9月4日铜陵市进口猪的来源分布和批次比例

根据检测结果,重点回顾了2018年7月以来进入阳性屠宰场的猪的来源和去向。经核对进出台账,发现屠宰场主要从河北、河南、辽宁等省进口生猪,其中7月23日至8月5日从疫区进口生猪773头,占同期进口总量的21.4%。检查发现来自疫区的所有生猪都来自同一个主人。在此期间,屠宰场生产的猪肉及相关产品主要在当地市场消费。

为了评估传染病传播的风险,从受威胁地区的4个养猪场采集了5份土壤、粪便、污水和全血样品,从当地餐厨垃圾集中处理站采集了5份餐厨垃圾、污水拭子和土壤样品。所有样本均由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外来动物疾病中心检测,结果为非洲类阴性

根据调查组的综合分析,疫情可能是由以下方式造成的:屠宰场从疫区购买中毒猪,屠宰后被污染的相关产品通过当地市场流入餐馆或食堂,产生的被污染泔水由农民喂猪。因此,严禁从疫区运输生猪及其产品,加强运输和屠宰环节的检疫监管,对养猪户进行生物安全教育,禁止饲喂泔水。

作者:安徽省动物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朱梁强等,中国动物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新彭胜等。

资料来源:安徽省动物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动物卫生流行病学中心、中国动物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安徽省畜牧兽医局铜陵动物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