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推动人文社科高质量发展需要做到“三个转变”

热点专题 阅读(1235)

今年4月召开的学校第十次党代会标志着“全面推进学校高质量发展,努力建设特色世界一流大学”新征程的正式开始。在党的十大报告中,“高质量”这个关键词出现了11次,表明“高质量”将成为学校事业各个方面发展的背景色。

关于人文社会科学(以下简称“文科”),报告明确提出“扩大人文社会科学的影响;推进人文社会科学布局优化,形成特色优势;建设新的高水平智库,产生一批高质量的人文社会科学成果。”显然,促进高质量发展也是我校文科界定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的战略思维和制定相关政策的根本要求。根据这一要求,我们必须坚持提高质量和效率的主题,坚持明确的以问题为导向的工作布局,促进关键变化的发生。

将“数量赶超”推至“质量赶超”。经过40年改革开放的快速发展,我国高校文科的“体量”已经达到相当大的规模,文科的“产能过剩”即将出现。面对高校间日益激烈的竞争,文科的“数量赶超”呈下降趋势。很难满足国家、社会和学术本身的需要。填补“质量差距”将成为新时期文科发展的动力和潜力之源。目前,综合性大学围绕“高质量”继续强化文科,如《面向2035:浙江大学哲学社会科学繁荣计划》和南京大学的“十二篇文科”;一些专门研究科学技术的大学也在培养文科。中国科技大学树立了“文科是学校品位的体现”的理念,明确提出要建立“基础雄厚、注重特色、产品优秀、竞争一流”的新文科。就连专攻交通运输和铁路学科的西南交通大学也表示,在文科建设方面需要有“大决心”和“大努力”。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雷瑞鹏教授于2019年5月《NATURE》发表了该校第一篇文科论文,这是该校文科“质量赶超”的明证。这一切表明,“质量赶超”已成为不同大学文科发展的共识。就大学发展条件、制度和政策环境的要求而言,质量赶超与数量赶超大相径庭。我们大学必须清楚地认识到文科形势的深刻变化。我们不仅要从战略角度实现宏观调控,还要实现切实有效的着陆引导。在当前形势下,首先是突出质量意识。概念是行动的先导。我们应该从上到下深刻理解文科的规模与水平、外延与内涵、平衡与特征之间的关系,促进素质意识在文科人才培养、科研、社会服务和文化传承创新的全过程中得到有效落实。第二,优化资源配置。通过深化综合改革,实现体制机制顺畅、文科资源共享、学科整合,推进“老文科”、“老树新花”、“新文科”、“照耀你”。第三,改革评价方法。以高质量文科成果产出为目标,探索建立以“成果质量为核心”的“事后评价”和以“同行评议为主、科学测量为辅”的文科评价体系,推进健全的文科质量管理体系。

推动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的转变。与中国经济发展相似,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也具有要素驱动和资源投入的特点。特别是以“985”和“211”项目为代表的一系列项目的实施,在政策、资金、软硬件资源投入等方面给予了高校“堆积”支持,推动了一大批高校进入跨越式发展的快车道,相应地推动了高校文科的跨越式发展。然而,随着“十三五”以来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也开始进入瓶颈期和改革期。资源短缺的制约越来越明显,资源要素投入的边际收益递减越来越明显。大学文科很难继续依赖“要素驱动”。对于我们学校来说,重视资源的获取,忽视内涵的培养,不同程度的“唯论文”倾向的存在直接导致了文科的结构性矛盾,即教师数量的增加、经费数量的增加、论文数量的增加以及科研条件的明显改善,而没有相应产出足够数量具有重大影响的标志性学术成果。着名的学术领袖和年轻的顶尖人才仍然非常稀少。为此,我校文科必须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目标,推动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的转变,实现“两轮驱动”。一方面,要大力推进文科科研方法和手段的创新。突破单一学科、单一部门主导的传统科技创新模式,突破文科科研资源整合的障碍,通过跨学科、文科和“兵团作战”等方式推进协同创新,提升文科科研整体自主创新能力;将传统的文科定性和定量科学研究方法转变为数据驱动的科学研究方法,推动文科大规模宏观研究、远程定量研究、可视化计算研究、时空可视化研究等新范式的出现,推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与文科研究的深度融合。毫无疑问,如何构建文科数据资源短板数据库已成为我校必须应对的挑战,为此,党代会报告明确提出要“建立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固定观察点”。另一方面,要下定决心,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啃硬骨头”,“不能再靠零敲碎打、缝缝补补补”,着力抓好“成名、建名宅、发表名篇、创作名作、育人”等关键环节,推进文科科研领域的“穿行政服”改革。 理顺内外关系,调动各方积极性,在尊重创新规律的基础上创造鼓励自由探索和宽容的创新环境。 引导和鼓励更多的文科教师进入“身体”和“心灵”。他们愿意孤独,对名利漠不关心,沉迷于学习,决心创新。他们还被鼓励阅读“真诚和愿意创新,同时保持白发和实事求是”的含义。

我们将推进“一枝一秀”向“百花齐放”的转变学科是大学最基本、最活跃的单位。建设特色鲜明的世界一流大学,必须夯实学科基础,以一流学科建设引领和完善学科生态体系,推动大学全面发展。看看世界一流的大学,大多数都有综合的属性。在突出优势和特色的同时,形成了“一比多强”的学科体系,这也是世界一流大学的内在要求。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和演变,自然科学、技术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内部分支之间的界限趋于模糊。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问题,有赖于各学科的共同努力。有鉴于此,中国许多高校也在推广完整的文科学科体系,如2019年1月东南大学历史系的成立;此外,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公布的2018年动态调整新增学位授权点名单,20多所理工科院校增加了文科或理科跨学科学位点,新增相关学位点数量达到30多个。对于我们学校的文科来说,学科发展体系并不完善,具有“独特”的学科高峰,但却缺乏“百花齐放”的学科高原。学科间发展不平衡和不足的问题突出,学科间的协调和交叉整合不足,学科群的整合优势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为了谋求更大的发展,我们学校的文科必须从"独树一帜"转变为"百花齐放"和"兼容并蓄",以符合文科学科的发展规律。“百花齐放”并不意味着“撒大蛋糕”和“撒辣椒面”。这并不意味着学校正在寻求成为一所具有广泛人文特色的大学。相反,它采用“田鸡赛马”的策略,力求有限资源利用的效益最大化,努力实现“帕累托最优”(Pareto Optimality)。一是继续加强和拓展文科的优势和特色学科,所谓“强优固专”。要不断扩大一流文科建设学科的优势,做到“拓边拓土”、“横向缩小、纵向提高”,做到“一枝独秀”,推动“百花齐放”,而不是“一枝独秀”。二是注重培养新的跨学科艺术,所谓“支持需要训练”。引导学科转型升级,有效整合学术资源和社会资源,瞄准学科前沿和社会需求,促进文科学科与主导学科交叉融合,促进新学术增长点形成,促进“芳香森林新叶”诞生。第三是大力支持薄弱和短板的文科学科,即所谓的“协调发展和全面提高”。桶效应告诉我们,只有通过识别“需要发展但不需要发展”的非常薄弱的短板学科,并增加对它们的支持,我们才能实现“所有的爱都不能停止”的目标。一旦确定,就有必要克服“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与其将资源投资于薄弱的短板学科,不如继续将资源投资于优势特色学科,从而永远保持优势特色学科的领先地位”的误解。如果不能克服,“富人的领域与穷人的领域相连,穷人没有地方立金字塔”这一学科中的贫富差距将是不可逾越的,其结果必然导致文科整体素质的下降。

没有繁荣的人文和社会科学的大学不可能走在世界的前列。在“双元制”背景下,促进我校文科的高质量发展不仅是一种“问题导向”的实践思考